>综合> 时代在变,园子温的“重口”一直未变

时代在变,园子温的“重口”一直未变

摘要:今天给大家开了3个哆啦a萌的盲盒,一共花了207元,大家觉得亏不亏?

在中国粉丝熟悉的日本导演排名中,园子温肯定在名单上。

他不同于其他日本导演,如黑泽明、北野武、宫崎骏、是枝裕和、黑泽清等。

他的作品已经过时,很难满足公众的胃口。

在园子温的电影中,你经常可以看到极其粗糙的触摸和黄色滤镜的效果。

他没有一个完整的故事,英雄没有逻辑地行动,一群人突然闯入屏幕,他们疯狂地做这样那样的事情。

他嘴里塞满了人们听不懂的诗句。

园子温电影中的英雄既是受害者也是施虐者。

他的故事经常聚焦于父子俩互相残杀和亲戚违反常识的主题,这种主题聚焦于社会的黑暗面。

在园子温电影中,情感符号占据了很大比例,但它们不是主要的课程。

这些欲望反而会让你感觉被卡在喉咙里。.......

女孩们化着浓妆,穿迷你裙裤子,网袜,裸露的皮革上衣,或者穿着紧身白衬衫。

用力过度的表情和咆哮都证明了什么!

他们都有一张美丽的脸,每个人都很可怜,但他们是不完整的。

有些人情绪极端,有些人生活在幻想中,有些人有身体残疾,有些人有童年的痛苦。

在园子温的电影中,女性是向导和先锋,在园子温的电影中,女性也是极其矛盾的。

一方面,它们似乎被具体化了。他们没有普遍的道德观念。

为了自己的目的,他们可以疯狂,可以出售,可以给予,可以牺牲他人。

另一方面,他们之间看似僵硬的从属关系最终会被打破。

你很少在电影中看到女人抢走男人以外的资源。它们长满了尖牙,疯狂,蓬头垢面,没有任何柔软的女性形象。

这部电影的开头有多美,然后在电影结束时他们会有多尴尬。

很难给园子温下定义。他是一个跨越传统和变化的人。

他没有遵循传统的故事元素和定义,但他坚持使用一些老式的人物。

在他的电影中,现代社会关系:家庭、朋友和同事都将突破重建。

然而,这些人物的刻画遵循传统逻辑。

出于渴望、爱或关注,它们温暖而珍贵。

园子温的画同时也是矛盾的。

甜美的女孩、轻柔的音乐和带点温暖的昏暗光线都与那些残酷、黑暗和压抑的故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种突然性使导演园子温成为一个在现代备受关注的邪教式导演。

日本中生代强势女演员光之光(Hikari Mitsushima)在园子温的《爱的曝光》中表现出极其突出的特点:

忧郁,无知,清晰,充满愤怒和困惑。

2019年,光之光的弟弟光之光加入了园子温的《没有爱的森林中的尖叫》。

Mitsushima shinnosuke扮演了一个与他以前慷慨大方的角色截然不同的角色:

一个被拖着“长大”的小镇男孩必须突然融入城市的恐慌和繁荣。

光之信在个人气质上不如光之信聪明。

他黄黑相间的皮肤和瘦弱的身体使他不适合扮演偶像化的男性角色,所以他扮演了很多人的角色,生活并不容易。

然而,在园子温的电影《在没有爱的森林中哭泣》中,

光之介(Shinnosuke Mitsushima)又回到了一个有点孩子气和愚蠢的男孩的形象,但这是极其恰当和恰当的。

在那些死亡、血液和欲望蠕动的情感中,脆弱纯洁的感觉反而显得笨拙。只有带有一点敌意和爱的个人气质才更加一致。

这部电影主要讲述两条线索。

一个是对三冢和妙子青年的记忆,另一个是三冢加入邪恶宗教后被杀害。

在第一条线索中,通过间歇性的闪光,

三冢和其他人排练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老故事,并揭开了三冢年轻时的故事。

三冢年轻时,她渴望理解,但从来没有人理解她。

她渴望被重视和倾听,但她总是站在角落里。

最后,她背叛了自己的青春,开始了理想主义的自我毁灭。当在幻想世界拥抱罗密欧时,她退缩了。

除了伤了腿的妙子,其他几个人以死亡结束了他们年轻的生命。

从那以后,三冢为活着而感到内疚。

村上春树和村上春树的区别在于村上春树关注的是青年痛苦的长期痛苦和影响,而园子温则直接利用青年痛苦来摧毁人们的成长。

自毁事件后,三冢的生活基本停滞不前。

她用割伤和自残来证明自己的存在,这既是救赎也是忏悔。

在三冢的视野中,只有死亡可以被理解和重视,但她没有勇气死去。切割和残害似乎是死前的惯例。

第二条线索始于智明举平扮演的邪恶领袖。

在他的自我描述中,他是导演,他是编剧,他是演员,他是天才,他聚集了这样一群容易上当受骗的年轻人,追求刺激和活力。

他们互相摧毁以达到领袖的意境。

他没有理由,没有同情心,无视所有的社会规则。

在一个成熟的社会世界里,他是一个失败和被驱逐的人。只有在这些无知的年轻人中,他才能找到自信和归属感。

然而,他也很懦弱。他所有愚蠢邪恶的行为都是为了掩盖他的懦弱。

他指责阿信是杀人犯,阿信嘲笑他是懦夫,他不敢杀人,只是在背后煽动。

他逃离了阿信的枪击事件,留下了杀害几个人的荒谬邪教。

他在一场恶作剧中夺走了一群年轻人的生命。

这群年轻人并没有感到委屈,而是感谢他帮助他们找到了真正的自我,感谢三冢对理解和被救赎的渴望,感谢对亚洲和美国的爱,感谢他释放了阿信的本性。

然而,那些因为看到他的虚伪和欺骗而离开的年轻人救了他们的命。

园子温的电影荒谬而混乱。不喜欢他风格的人很难完成一整章。

然而,喜欢他的人喜欢他的粗鲁和直率。他敢于把它撕成碎片,几十年来一直保持着这种愤怒和远见。

他没有变得温和、世俗和不妥协。

在园子温的故事中,人们仍然天真而疯狂。

光之介(Shinnosuke Mitsushima)的加入可以说充分发挥了他的特色。他不适合主流戏剧,也不适合经常由什塔·索塔尼(Shta Sotani)、菅田将晖等人扮演的艺术电影。

他有一些邪恶的灵魂,有点像强盗。这一特点恰好出现在园子温电影中。

不得不说,园子温真的是全岛同胞伯乐。